以蓄满泪水的双眼,去凝望和定格顽强抗争的生命

吴印咸从影60余载,对中国摄影和电影事业贡献巨大,他的摄影、电影作品和理论建树是中国文艺的瑰宝,达到了立德、立功、立言的崇高境界。
影像记录历史是摄影人的光荣使命。从上世纪90年代来黄山工作时,我就用镜头关注着徽州人的母亲河——新安江的变迁。
惠怀杰摄影艺术的独特魅力,来自于他的作品所具有的审美叠加效应,而这种审美叠加效应又是来自于惠怀杰的直觉摄影。可以说,惠怀杰就是一位直觉摄影人。